地震隐性损失不亚于雪灾 创业板等3政策或推迟

2017-08-10 15:34

  默契归默契,“义市”过后,市场终究要回到原有的轨道上。       5月22日,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推广部副总监邹雄明确表示,为避免投机性过重,深交所现阶段仍在研究提高创业板的交易门槛,限制小投资者的进入。       一位知名投资银行部门的高管则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现在我们听到的消息是,奥运会前的这个阶段都以抗震救灾为主,而资本市场的有关政策都会延至奥运会后推出。”       上述人士的观点刚好与邹雄的发言不谋而合,这也意味着,此前言之凿凿上半年铁定推出的创业板以及券商们望穿秋水的融资融券近两个月内都不会出台新政,市场的盼望将再次落空。       资本市场建设步伐明显放缓       还之以颜色的开局出现在5月20日,当天上证指数冲至3632点后,突然重心下移,迅速滑落至3432点,跌幅接近4.5%。尽管随后两日大盘出现大资金护盘,但是难掩二级市场增长乏力的疲态。       “地震影响不断扩大,市场的担忧也日益加深,”北京民族证券分析师刘佳章向本报记者分析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次地震灾害带来的经济损失并不比雪灾来得小,“长远来看,损失最少达到2000亿人民币。”       事实上,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不仅使得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还使得原本箭在弦上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步伐意外放缓。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教授在2008年中国蓝筹公司年会上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尽管地震对二级市场带来的影响有限,但是由于地震遇难人数的不断增加以及大范围的影响,很可能资本市场建设的脚步会暂时停滞。“毕竟最近这一阶段仍然以抗震救灾为中心,稳定市场是最重要的,待灾情有所缓解后,再考虑具体政策推出的时间不迟。”       而江南证券一位资深保荐人的话则更加验证了曹凤岐的观点。“我们从相关部门了解的情况是,创业板上半年肯定推不出来,”上述人士如是说,不仅是创业板,包括融资融券、股指期货在内都会拖至下半年进行,“如果说可能推出的时间,那么最快也是奥运会后。”       在简单捋清了近期管理层的意图后,不难看出在“举全国之力”抗震救灾的时候,如果仍大刀阔斧地进行资本市场建设多少显得有些不合主流。但这样的行动也就表示,近两个月内,市场所急切盼望的利好消息恐怕都将一一落空。       江南证券的该人士认为,在今年先后遭受了雪灾、火车出轨以及地震灾害后,保持市场的稳定发展无疑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而这些从证监会近期紧急发布的一系列灾后维护市场稳定的文件中可见一斑。此外,由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并非由证监会一方面单独决定,而是整个监管层统筹后作出的综合决定”,即使决定加快进程,也要待各部门抗震救灾工作接近尾声后才能进行。       对此,上述知名投资银行部高管则认为,地震对于资本市场建设影响并不大,推迟近期三大资本市场建设的政策,恐怕与市场资金链过紧有密切关系。“前期国际热钱已经大批流出市场,而存款准备金率近期又创下16.5%的新高,”该人士分析认为,如果创业板和融资融券在近期推出,即使不会分流太多资金,也会对二级市场造成不小的压力,“何况地震灾害的影响目前还难以估计。”       不容忽视的情况是,目前不止创业板经历了长达十年的准备工作,融资融券、股指期货也都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准备,在这些被市场寄予厚望的政策一再延后之时,不少市场人士担心,很难保证这不会像当年的“燃油税”一样,历经10年讨论后仍处在推或不推的尴尬局面中。       隐性损失不亚于雪灾       值得注意的是,资本市场建设的时间延后显然与管理层对地震灾害影响广泛的看法密不可分。       “我们认为地震灾害带来的影响丝毫不亚于今年2月的冰雪灾害,某种程度上说,经济影响可能超过雪灾的影响。”在与多位业内人士交流后,曹巍与他们得出了基本一致的观点,尽管从美林的报告来看,四川造成的单纯经济损失有限,但是在这场人与天灾的斗争中,“举全国之力”并为之付出的隐性损失则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刘佳章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地震影响远大于雪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死亡人数巨大。作为唐山大地震的见证人,刘佳章认为:“与雪灾相比,尽管地震的重灾区范围不广,但是持续的时间显然要远远长于雪灾。何况雪灾期间不少公司已经因为春节提前停产放假。”而灾区的重建工作在他看来,则需要至少半年的时间。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市场截至今日仍未对此达成一致的看法。       “目前主要是两派截然不同的看法”,刘佳章说,而争论的焦点则主要集中在地震灾害带来影响和损失的大小程度,如果按照地震影响较小、损失有限的观点来看,监管层“暂停”资本市场的建设就显得“不合情理”。       率先站出来就此次汶川8.0级地震发布报告的美林和瑞银成为此派观点的代表,在他们的研究报告中,几乎都指出此次地震不会对中国的农业生产造成严重的影响,而由此带来的通货膨胀效应也将小于今年2月的灾害性雨雪天气。       “因为地震发生地与中国的对外贸易关系不大,地震对汇率的影响不大。”美林在报告中称,由于并非制造业中心,而四川的生产总值仅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9%,即便是制造业,产值也仅仅占全部产值的2.5%,这样的低占比显然不会对整体的经济带来很大的影响。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